在精神病院住院期間,田菊紅展示雙手的傷痕,下巴上也可見明顯傷痕。 家屬供圖
  昨日,河南省上蔡縣司法局幹警翟相波仍在駐馬店市區為妻子的案件奔走。11月12日下午,翟妻在一家小飯店內遭遇抓嫖的警察,雙方發生衝突後,翟妻被抓,目前已因涉嫌妨害公務罪被刑拘。
  11月23日下午,翟相波接到駐馬店市東風派出所通知,稱其妻子田菊紅因涉嫌妨害公務罪被刑事拘留。11月12日下午,田菊紅在駐馬店市治安支隊和東風派出所多名警察抓嫖時被抓,此後一直處於警方控制之下。
  翟相波則表示,警方是因為粗暴執法打傷田菊紅,見家屬不依不饒,就索性刑拘了受害人。
  抓嫖現場被指“襲警”
  “11月12日下午,我愛人帶著禮品,去看望前進路群仙聚快餐店老闆娘陳靜。”翟相波說,妻子與陳靜關係很好,陳最近有病,就過去看她。“她隨身還帶著給我、我媽和我岳母買的衣服。”
  陳靜告訴南都記者,她見到田菊紅時很高興,就讓丈夫給她做了一碗面吃。這時,門外來了一輛白色的民用拍照小轎車,下來3個便衣男子,她見到其中一人姓郜,是個管治安的警察。
  “他們一個包間一個包間看,還讓我打開女兒的卧室,裡面都沒有人。”陳靜說,田菊紅當時拉肚子去了飯堂大堂旁邊的衛生間,來的人就堵著衛生間的門,要求田菊紅出來。
  陳靜說,她的飯店因為得罪過人,最近一直被舉報進行賣淫嫖娼活動,警察已多次突擊檢查。駐馬店市東風派出所所長薑艦證實此說法,當時警方確實是去抓嫖的。當日,駐馬店市公安局治安支隊和東風派出所各出警力,聯合到涉案飯店執法。
  薑艦說,在田菊紅進入衛生間後,民警在前臺上發現了她的手包,經檢查裡面裝有20多個避孕套,就將其鎖定為重要嫌疑人。但田菊紅一直拒絕出衛生間,雙方堅持了有十來分鐘。
  根據薑艦的描述,田菊紅無奈出來後,立即對辦案民警破口大罵,並拒絕回派出所接受檢查,在辱罵的同時,還跑上去抓了一名民警的臉,該民警一格擋,將其制服在地,開始往門外強制帶離。
  而目睹整個過程的飯店老闆張鐵志則稱,田菊紅剛從衛生間出來時,並未辱罵幾名男子,在她拒絕跟對方走之後,有一個高個男子一隻手抓住她的頭髮,另一隻手卡著她的脖子,又用腿頂著她的肚子。田菊紅拼命掙扎,用腳蹬該男子,卻被對方踹倒在地。
  “幾個人上去拳打腳踢。”張鐵志說,田菊紅當時已倒卧在地,毫無反抗能力。“我就上去說,你們把人打死就拉倒了?”接著,田菊紅站起來掙脫開來,衝進廚房手持兩把菜刀出來,3男子見狀忙走到門外。
  田菊紅本人的自述與張鐵志的描述基本一致。警方表示目前無法提供在屋內的現場記錄視頻。
  自稱在派出所遭數人毆打
  警方提供的現場視頻顯示,田菊紅手持兩把菜刀,在涉案飯店門口朝幾名男子揮舞,大呼“你們打我”等詞句。與其對峙的男子手持掃帚接近她之後,在同伴的協助下將其制服。
  田菊紅對此的解釋是,她拿刀是被打急後的自保,為了避免法律風險,她只是用刀背朝對方揮舞,並不敢真砍。
  “我們將她強行帶離現場,在車內她繼續辱罵民警。”東風路派出所所長薑艦說,當轎車行至驛城大道眾信市場大門附近時,田菊紅踹爛一扇車窗玻璃,又掙脫了下來,併在大街上脫衣。
  現場一段視頻顯示,田菊紅上身只著內衣,躺在路面上大喊,還一度脫掉了自己的褲子和內褲,有便衣男子在其身邊叉腿固定她的身體,還有一人試圖為她穿上褲子。“當時車來車往,我們害怕她出事故。”雙方對峙幾分鐘後,田菊紅又被抬進了轎車。
  根據田菊紅的自述,她當時之所以要拼命跳車,是因為她被帶離涉案飯店後,遭到了車上警察的恐嚇,一名戴口罩的警察還朝她口鼻和雙眼噴辣椒水,讓她極度恐慌。
  據陳靜介紹,當晚8時許,她去東風派出所看望田菊紅,發現田光著上身,躺在一個房間鋪著帆布的地面上,她雙眼通紅,全身都無法動彈,告訴陳靜,“派出所要打死我呀。”
  田菊紅自述,她被帶到派出所後,被拉進房間內關上門,遭到數人毆打,有人還強行往她嘴裡噴辣椒水,還有人用皮鞋踩著她的頭臉擠壓。
  此說法被東風派出所否認。所方稱田菊紅被帶到派出所後,一直拒絕透露個人信息,也不配合警方調查,她一直被置於視頻監控之下,派出所還專門找了女警看守她。
  被送精神病院
  因為田菊紅曾要吃精神病藥物,案發當晚,陳靜又回到飯店幫其拿藥。第二天早晨,陳靜接到派出所電話,稱田菊紅吃了安眠藥,被派出所和120送到駐馬店市東篤醫院搶救。
  東篤醫院的搶救記錄顯示,該院於11月13日早上7時24分接120指揮中心電話,5分鐘後,醫護人員在東風派出所的長椅上見到了田菊紅,轉運其到醫院洗胃。
  “她自稱服用了50片安眠藥,醫生說啥都沒洗出來。”東風派出所副所長王恩同說。東篤醫院出診接診記錄顯示,11月13日上午10時40分,該院送田菊紅到駐馬店市精神病醫院。
  王恩同告訴南都記者,陳靜一直叫田菊紅為“韓燕”,警方一直查不出這個名字的信息,直到見到田的精神病藥物,才在包裝內看到了她的真實姓名,在核實其於2010年確曾住過精神病院後,就把她又送了進去。
  翟相波則表示,警方在事發後一直刻意瞞著家屬,“他們說不知道她叫田菊紅,進東篤醫院登記的卻是田菊紅的名字。”直到案發兩天后,11月14日上午,家屬才接到陳靜的一個朋友的電話,被告知田菊紅出事住院的消息。
  當日下午,翟相波到精神病醫院內,見到了田菊紅。“她後腦勺一個大包,渾身青一塊紫一塊,嘴裡也爛了,下身也出血,渾身不能動。”翟相波說,妻子一度把丈夫認成哥哥,3天后她精神徹底崩潰,一見到穿制服的人就大哭大叫。
  沒有確證賣淫
  “11月19號,精神病院說要強制出院,我不答應,非要警方給一個說法。11月24號,田菊紅就被刑拘了。”翟相波說,他不敢把此事大事化小,因為田菊紅曾警告過他,如果此事不討個說法,她出院後將從駐馬店市政府大樓上跳下,“她還說我沒本事,保護不了她。”
  對田菊紅是否賣淫,東風派出所負責人也承認目前並無實據。但涉案飯店此前被多次舉報賣淫嫖娼,東風派出所每次都出警,但都沒抓到現行。田菊紅事發時隨身攜帶太多避孕套,讓出警人員對她產生了懷疑。事實上,“早在去年,就有舉報群眾暗中指認過田菊紅。”
  田菊紅的家人認為其涉嫌賣淫純屬污衊。因為田菊紅的娘家就在與涉案飯店隔一條路的一個家屬院內。田菊紅近年來以賣某直銷商品為業,住在駐馬店市區,丈夫則住在上蔡。“我們夫妻沒有採取別的避孕措施。”翟相波說,“她買那麼多避孕套,也告訴過我,我還說她買得太多了。”
  駐馬店市警方目前的表態是,目前有大量證據可以證明田菊紅妨害公務,至於她是否真的賣淫,兩者在法律上關聯不大。
創作者介紹

橫町 melibell

yy99yymcz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